延安信息大全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快讯 延安 榆林 区县 | 图片 今日延安 革命图片 风土人情 | 问吧 问题 生活 其它 | 圣地红 红色专题 革命历史 延安精神 | 陕北民歌 歌词
分类 房产 求职 市场 | 杂谈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陕北文学 | 文化 历史 民俗 人物 | 圣地游 旅游快讯 旅游景点 延安游记 | 企业名片 快讯

延安市交通违章查询  延安问吧  延安房产信息  陕北民歌大全  陕北说书大全  延安市卫星地图  网上虚拟延安  延安网站建设专家  2011年延安秧歌视频

又是桃花红了时(下)__作者留守延安的北京知青

2019-12-22 16:51:29 作者:未知 来源: 网友评论 0

 又是桃花红了时(下)
天变了。借吃饭的机会,我问罗凤英老人:“你还记得记不得你奶妈叫什么名字?”看似发呆,大脑还清醒的她说:奶大姓盛,怕我没听清还又说了一遍,叫盛丕正,奶妈姓胡。我问这会还没放下碗的尚洪恩,罗凤英老人说的对不对。没想到尚洪恩听过后,马上惊喜的说到:“怕就姓胡。”接着又马上肯定的说到:“对。就是姓胡。”这让我惊喜万分。因为我刚才和尚洪恩从沟里出来时,问他:“你老伴是多大时候送给人家抚义的?”尚说:“1936年12月,还没满月。”随后又纠正:“不是抚义,是寄养。”说那时候的钱,公家一个月要给奶妈家七块银元。我问他:“你知道不知道她那奶大奶妈姓啥,叫什么名字?”与老伴同岁的八十一岁的尚洪恩只给我说上来了奶大的名字。没说上来奶妈的姓名。这会趁吃饭的机会,我试的看能不能从他老伴嘴里问出奶妈的名字。没想到竟然意外的有了收获,这让我十分高兴!
外面起风了,吃完饭放碗的时候,尚洪恩问我:“你穿得那么单,冷不冷?”我摸了下敞着的开口毛衣前襟,对他说:“这衣服是毛的,虽薄,但暖和。”他说:“冷了,我给你寻上一件衣裳。”我说:“不用。”
天色渐晚,我掏出二百元给他们放在茶几,说来时也没给你们买点东西……,为人争气的尚洪恩坚决不收。炕上罗凤英老人和地下洗碗的女儿玲玲一看我留钱给尚洪恩,急得直行的摆手,示意尚洪恩不能要。尚洪恩的态度更是坚决,几次站起来掰开我的手死活要将钱塞回手中。俩人掰来掰去,谁也说服不了谁。看到实在将钱塞不回我手中,尚换了一种要挟的口气,说我“你再这么个,下次就再不要到我这来了。”直到听到我笑着说到,“好了,再不来了!”这位性格刚强颇有志气的八十一岁的老人,这才在箍住塞我一百元后,将另外的一百元勉强的收起。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我该告别俩位老人一家回城的时分。走出院落,包括双腿寸步挪动艰难异常的罗凤英老人和还在洗碗的大女儿玲玲、以及刚才扶老伴罗凤英站起来的尚洪恩一直将我送到门口,分手时,下了硷畔,走出好远好远,我回面转身,看到长期服药,体型已变形、眼泡肿胀,人变得有些呆痴,出生后就寄养在老乡家中,饱受战乱离散饥饿贫穷之苦,从小提着一个柳条筐子,在黄土高原一贫瘠的小村庄满山二洼摘野杏,挖苦菜长大的,直到1953年母亲找到她,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生活中遇到的难事、苦事,包括三年前孙女尚晓云大学毕业就业无望,当年在她们侯家沟插过队北京知青秦征回村看到她一家人生活窘境,感伤之时,大年三十晚,在她一家人一点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当时的延安市宝塔区委书记写信,如实反映她一家人生活困难现状,引来许许多多的善良的人们同情一事之前,自己和自己家人从来没有因为母亲杨厚珍七四年病逝前留下继续打听寻找到自己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丢失在长征途中另外三个比她长几岁的哥哥,姐姐和她当年参加红军走时,留在瑞金老家伺候照料自己多病的母亲,解放后一直没有寻找到的失散几十年的唯一的姐姐和她的后人叮嘱吩咐,惊动麻烦和打扰过任何一级政府和组织,更没有因为自己是将军的女儿在任何场面和任何人跟前公开炫耀和张扬过自己的真实身份的罗炳辉将军的女儿罗凤英老人,还在向我招手,那一瞬间,我眼圈红了。     
 
秦大哥:您好!
没人敢发这样的稿子。前几天,我给《今日头条》的一位发过我另类稿件的到现在还没见过面的朋友发过这篇稿件。随后,我突然后悔,觉得自己太残忍,太自私,对不起朋友,我这是害朋友,打朋友的吃饭碗。我甚至怀疑一向心忠善良的自己,怎么变得心奸,在擩着别人跳崖,在日弄别人帮助过自己的人,做一件做害别人的事情!因为眼前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不会有人担如此大的政治风险,让你这样的稿件出笼。
我曾经和我的朋友私下里说过:你们,包括我们,你们的这些小弟弟,小妹妹八千多万知青的鸿福已全部被一部分人带走。
我们不想谈政治,厌倦了政治,远离政治。可是我们身边的人,包括我们自己又不得不被政治捆绑着上路。你我两个人都是重情重义重感情之人,本来上次我给你联系,就打破了你生活的平静。
这篇稿件掐着指头算起来,已经完成两年之久。痴情善良的我一直不想惊动和打扰任何人,一直想依赖个人的力量和努力能被那怕是有一个大小网站采用,但是,结果一样,都没能改变它的命运,也没改变尚洪恩,应该把罗凤英放在前里,没改变了罗凤英本人和她家人的命运。我这次去她家前,想想上次见她时的病态样子,先打问我在南窑则沟里插队教学时教过的一个娃娃,小心翼翼的问尚洪恩一家还好么,对方说好着哩。再问老婆老汉敢都在哩?答:“在哩,活的好好的。”这我才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心情,急冲冲的上路。
回到侯家沟后,看到尚洪恩家里依然吊的是一支暗的,人爬的墙上看政府发的那个斜挂在墙上的样杆子精准扶贫的红牌子都看不清字的烟熏气打的黑呼呼的节能灯下,忙得头句话就是:“我生怕我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你们老两口有个什么闪失。”
今天是重阳节,我祝大哥和大姐以及所有在延安插过队的北京知青,以及全国知青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去罗凤英家之前,顺路去了卫校对面的“北京知青展览馆” ,手机拍下几张照片发给你,全当对你和大姐以及你身边朋友的节日问候!          
                                               高飞
                  2017年10月28日重阳节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北京快乐8 斗牛棋牌| 波克棋牌| 波克棋牌| 天天棋牌| 我爱小品网|